2009/04/30

揪米與牠愉快的夥伴們。















對啦他也叫揪米,可是左圖與下文關係淡薄跟奔向地球一點干係也沒有,純粹是一篇動物記事,內容跟這陣子在我家搞破壞的小渾蛋有關。

照片多下收。



話說在去年的十月中旬一個寒冷的夜晚,同學兩三人在大樓樓下發現了揪米與呀比。  
        
上為揪米下為呀比,是兩隻約一個星期大被遺棄的小貓。
同學們非常迅速的幫牠們取了名字,但是因為獸醫誤判牠們是公貓所以就取成了揪米與布ㄌㄨ...不對是揪米與呀比。

結果在因緣際會下阿骨就把其中一隻抓回家調教了。


以下是第一個禮拜在學校附近的租屋處的照片,第一天因為欲領養呀比的同學前一天沒來領貓,所以暫住在我們家。 

       
窩在樓下某盆栽腿上的兩隻喵,右揪左呀。

        
左邊是用著非常不可思議的扭轉角度睡覺的呀比,右邊是蚊香揪米。


仔細一看好像有點眼熟呢...... 

        
我沒有要牠們百合的意思絕對沒有。



原本依撿到喵的同學所述,小呀比又吵又過動,小揪米安靜到會讓人懷疑牠是不是已經窒息了,所以阿骨天真的二選一選了揪米回家。

但事實證明不只人,貓也是一種善變的動物。

       

再加上一開始性別搞錯,養一隻憂鬱少年貓的妄想直接幻滅成過動少女貓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是這種... 
 
呀比被領走之後揪子獨霸天下 

       
還直接在我的床上宣示主權了啊你這小渾蛋!! 
        
床很亂請不要在意謝謝。 

      
最後直接爬上阿筆的大腿。 



      
因為在旁邊不停的過動很煩躁所以就把牠直接塞進衣服裡的室友壓米哭,結果還真的睡著了。 

      
在兩人趕稿時不懂分寸的小笨蛋直接拿WACOM的大腿當枕頭,那是壓米哭大腿上的繪板。


帶回台北後依然是小渾蛋 

      
這動作為什麼不會筋骨齊斷。 



      
被牠玩到一團混亂的書桌,拿藝用解剖學的裸男墊下巴。   


     
右邊是神薙的大腿,其實超愛大腿枕的吧這隻大叔貓。

    
「按怎?大叔惹到你了嗎。」


然後時間飛逝,揪米大叔已經長成會讓某盆栽受創的大喵了
    
「按怎?沒看過長貓嗎?」


眾人噴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